国家临床中医重点专科
北京阜外医院心血管病诊疗基地
河北省唯一中医心血管病国家重点专科

健康热线

三个关键词儿 带你走近大医杨水祥

京城名医,疤痕隔离术,走钢丝…… “京城名医”:让心律失常的介入治疗为更多患者解除病痛

来自元氏的王先生在河北以岭医院见到杨水祥主任的时候,几乎已经到了绝望的边缘。这位朴实的农民被诊断为室上速,心跳每分钟达200次,即使躺着不动,心率也在150~160左右。由于心慌的难受,原本还想吃药治疗的他,最终听从杨水祥主任的建议,接受了射频消融介入治疗。介入过程中,杨水祥发现王先生存在多个旁道,“心电传导只应有一个正常的通道,若存在其他的旁道,那么心脏的收缩就会失去正常节律,从而发生心动过速等改变,引起患者不适。”杨水祥介绍,“这位患者在左心、右心房顶部都存在旁道,有预激综合征、右房房速;更棘手的是,他还存在不良窦速,也就是病变在窦房结上,射频消融时需格外小心,否则就会损伤窦房结。”射频治疗后,王先生心率降至80次左右,“感觉自己这才活了过来!”王先生感慨说。杨水祥表示,大多数人的习惯是“有病先吃药,实在不行了再手术或微创”。但疾病治疗并不都是如此。例如严重心衰,首选的治疗方法不是药物,而是安装三腔起搏器,以促使心脏的同步收缩,改善心功能;阵发性房颤做射频消融的效果要优于服用抗心律失常药物者;对于有心衰风险的房颤患者,尽早和积极采取射频消融达到有效节律控制,才是减少或消除心衰风险的根本措施。“虽然人们的习惯是有病先吃药,但对于房颤等心律失常以及心衰等,既然有比吃药更好的办法,为什么我们不去发展它、使用它呢?”杨水祥这样说。杨水祥从第三军医大学毕业工作后,又考取了301医院的博士,之后更是进入医学的最高殿堂——美国哈佛医学院获得博士后,并在世界顶级的医院——霍普金斯医院取得正式职员位置。在国外发展很好的他,在国内发展的召唤下,2003年毅然回国。回国后杨水祥作为学科带头人任北京某大医院心内科主任。作为学科带头人,杨水祥感觉自己更有责任站在医学科学的前沿。他从临床中发现,心衰、房颤这些重大疾病,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病率也明显增加。但针对心衰、房颤的药物多年来却并没有太大的进展,药物保守治疗效果并不理想,甚至副作用对身体的伤害还很大;而介入治疗则有着相对较好的优势。因此,杨水祥便把心衰、房颤的介入治疗当成了自己的主要发展方向,从此便在这一领域一头“扎”下去。“比如我们做的较多的三腔起搏器置入,”杨水祥介绍:“严重心衰安装三腔起搏器,可以促使心脏的同步收缩,从而改善心脏功能,效果要好于吃药。三腔起搏器的工作原理,简单来说就是在右心房、左心室和右心室各植入一根电极导线,通过合理设置三根电极导线的起搏顺序和时间,使衰竭的心脏肌肉重新协调收缩,达到治疗心衰的目的。经不断摸索总结,现在我们右房右室均采取螺旋电极,左室电极也采取了新的置入方法,不仅操作更方便,也较好地解决了电极脱位的问题;同时,尽量将电极置于右室后间隔、希氏束等部位,能更有利于改善心功能,并可减短手术时间,减少感染等并发症发生,缩短患者卧床时间。”目前,杨水祥选择来到河北以岭医院工作,他认为,在这里将会在心律失常的介入治疗方面开展更多的工作,将射频消融等介入治疗的先进理念带到临床,让更多需要治疗的石家庄患者能就近医疗。“疤痕隔离术”:临床科研相促进,个体化治疗房颤提高成功率“射频消融等介入治疗方法对于心律失常的治疗很有帮助,尤其是房颤,更是要尽早进行相关治疗。”杨水祥反复提醒。房颤患者往往是拖不下去了才来看病。“实际上,房颤是最不能拖的。”杨水祥指出,房颤时心房丧失收缩功能,血液容易在心房内淤滞而形成血栓,血栓脱落后可随着血液至全身各处,到了脑部就可导致脑栓塞,临床上大约有15~20%的缺血性脑卒中即由房颤所致。因此,极早射频消融治疗房颤,才能避免脑卒中等危险的发生。目前,房颤射频消融较为普遍采取的是“环肺静脉隔离”的方法。杨水祥主任介绍,所谓“环肺静脉隔离”,就是环绕肺静脉根部前庭部位进行射频消融,“烧”掉可能导致房颤的电流,并阻断来自肺静脉的异常电位从而达到治疗房颤的目的。不过,杨主任表示,到目前为止,环肺静脉隔离术并未过多考虑房颤发生的“多子波”折返机制,未进行个体化治疗,不论男女老少、病史长短、病情轻重均采用“一刀切”的手术方式,使成功率受到影响。“多子波折返”理论是对于房颤发生的机制的一种解释。据此,杨水祥主任结合多年的临床科研实践及起搏电生理和射频消融手术经验,提出了房颤发生的“疤痕驱动”假设。简单说,就是受多因素影响,心房纤维化后形成许多大小不等的纤维化疤痕区域,而电流在这些疤痕内的传导缓慢,待传出后心房已恢复不应期,电流就会绕着疤痕“转动”。心房内有许多大小不等的疤痕,就会形成许多大小不等的围绕疤痕“转动”的电流,这些“转动”的电流实质上就构成了“子波”。电流相互影响,导致了心房内电流的异常传导及紊乱,就引起了房颤。在这一理论基础上,杨水祥主任发展出了一种新的治疗房颤的射频消融方法:疤痕隔离术。顾名思义,就是找到患者的疤痕区域,在疤痕部位之间进行隔离消融,阻断子波电流折返,从而终止房颤的发作。 杨水祥主任表示,疤痕隔离术是从房颤的病理机制出发,针对具体的病变部位进行治疗,是依据患者的疤痕大小、子波电流折返的可能区域等具体病情,因人而异制定的个体化治疗方案。这样的治疗,自然成功率较高、复发率减少。这种理论和手术方法的创新,也是杨水祥主任几十年行医经验的升华。“走钢丝”:医生的胆量来自不断下苦功夫的科研、临床、手术 不久前,杨水祥做过一例频发室性早搏的射频消融手术。这位患者在之前的检查中被北京大医院的医生认为,室早起源于心脏的左后乳头肌上,并与左后分支相关,如果做射频的话,将会打断乳头肌造成严重的二尖瓣关闭不全和左束支阻滞(患者已有左前分支阻滞),手术难度大风险高,未进行手术。但患者在症状难忍的情况下找到了杨水祥。他反复研究,最终发现患者的室早真正起源部位稍稍偏离了乳头肌一点点。于是他为患者进行了手术,术后患者近二万个室早完全消失。“这种复杂病例我之所以敢做,不是因为我胆大,而是基于我的长期经验积累下的正确判断。” 类似的复杂性手术,杨水祥经常遇到,且敢于挑战。例如,国内第一例射频消融治疗肥厚梗阻性心肌病就是杨水祥完成的。“该病由于心肌肥厚引起狭窄梗阻,影响供血,导致心绞痛易发作,劳动能力降低,甚至造成猝死。”杨水祥介绍,患者当时家住五楼,由于上楼都会诱发心绞痛,他几年都没下过楼。对于肥厚梗阻性心肌病的常规治疗是开胸切除引起梗阻的部位,但手术创伤较大。杨水祥查阅文献发现德国有使用射频消融治疗该病的报道,遂在仔细检查后,为该患者使用了射频消融,仅用微创的方法去除了肥厚的心肌部位,术后这位患者宛若新生,积极投入社会生活,外出旅游,社区义工,生活的多姿多彩。 杨水祥认为,医学始终是一门实践的科学,一个好的医生必须在临床实践中锻炼自己,这样医术才会得到提高,让患者甚至同行信服,同时也会促进科研的开展。他日程安排很紧密,常常是上午门诊,下午去周围县乡会诊,一整天都马不停蹄。即便如此,他还是坚持在临床之余搞科研。“临床和科研其实是分不开的,别的不说,要了解、跟上最新的医学进展,就得随时阅读新的文献资料。当然,要做科研就得要有牺牲精神,并耐得住寂寞。”杨水祥近几年在做房颤的组学研究, “一个患者大约有3万个基因,手术前后对照就是6万个数据,你想想,做上几十例上百例患者的研究,这个数据库该有多庞大?而我还要从这堆庞大的数据中一点点找出自己需要的东西,并进行分析。”为此,杨水祥常常是连周末也不回家,对着枯燥的数据进行分析,写出论文。 临床与科研的辛苦,在杨水祥看来都没什么:“我只是尽一个医生的本分。”他只是一个“单纯”的医生,他不畏医学之路上的艰辛与寂寞,他一心只想将自己的所学,自己的经验,自己的医术,回馈给患者,保护他们的健康。杨水祥 教授 主任医师 博士研究生导师河北以岭医院副院长兼心血管病科主任“京城名医”(第二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京城名医”评选)美国哈佛医学院博士后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业务专长:擅长心律失常-房颤射频消融、心脏起搏器植入、心衰心脏再同步化及心脏复律除颤器植入等技术。对高血压、高血脂、冠心病、心律失常、心力衰竭及疑难危重症的诊断和治疗经验丰富。出诊时间:每周三上午,以岭医院门诊二楼“心律失常门诊”预约咨询:0311-83803120

推荐内容